华住中高端酒店遇到瓶颈期 市场下沉能否助其更

时间:2019-08-10

  

华住中高端酒店遇到瓶颈期 市场下沉能否助其更上一层楼

华住中高端酒店遇到瓶颈期 市场下沉能否助其更上一层楼

  2014年,华住与个性化中高档酒店法国雅高达成联盟后,其高档事业部旗下已汇聚美爵、美居及诺富特等多个酒店品牌。但随着近期财报的下发,华住获取该领域获利的红利似乎遇到了瓶颈。 根据2018年年报,华住第四季度总营收为人民币26.833亿元,环比下滑3.0%。华住第四季度来自于租赁和自有酒店的营收为人民币19.422亿元,环比下滑5.4%;来自于加盟经营酒店的营收为人民币7.030亿元,较上一季度仅增长0.5%; 2019年1月,华住上线了在线预订平台——“一宿”,用户在该平台可享受华住旗下各品牌酒店全库存。与“一宿”相对应,华住在2019年初推出了以星程、海友、怡莱为代表的软品牌加盟体系,旨在通过“软品牌”+“一宿”,赋能存量巨大的单体酒店,塑造酒店加盟全新形态。 在推出H酒店之前,华住就拥有汉庭、全季等经济型连锁酒店。与H酒店的扶持性经营不同,为了能够旱涝保收,华住向这些经济型酒店收取了高额加盟费。如今两条互相冲突的业务线同时进行,必然会引起内部加盟商的不满。而以汉庭为首的经济型酒店业务又是公司的中流砥柱,这或将导致外部战胜还未开始,华住内部就被严重消耗。 在拓展中小单体酒店之前,华住顺应外界热炒的消费升级理念,积极打造中高端酒店酒店。 其中,销售与营销支出为人民币1.078亿元,相比较而言上年同期为人民币9850万元,上一季度为人民币9130万元;总务和行政支出为人民币2.693亿元,相比较而言上年同期为人民币2.362亿元,上一季度为人民币2.334亿元;开店前支出为人民币5390万元,同比下滑24.8%,环比下滑10.1%。 推出H连锁酒店,上线“一宿”,华住对这片蓝海有着迫切的渴望。但华住的种种策略似乎并没有经过太多思考,这意味着其后期发展将充满坎坷。 比如,在OTA平台上,用户可以享受吃喝玩乐住行一系列服务,OTA平台可以依靠自己的资源优势捆绑营销,例如住景区附近酒店赠送景区门票、预定酒店返机票优惠券,这是一宿所不具备的。 对标OYO推出H连锁酒店,试图通过复制OYO免收加盟费、给与装修补贴等优惠政策吸引单体酒店业主。 业绩不断下滑的背后,是中高档酒店的发展放缓,业绩增长和开店数量均不及预期。 为了尽快打开市场,2019年伊始,华住就动作不断。先是上线“一宿”,之后又 这导致华住第四季度归属股东亏损4.185亿元,而去年同期华住盈利2.257亿元,环比来看,华住下跌更甚,其2018年三月份盈利6.678亿元。即便是调整后,该公司环比仍下滑28.5%。 华住在酒店行业深耕多年,如今OYO酒店在下沉市场已成先入为主,且发展规模日益庞大,华住的焦虑可想而知。 收入不佳,成本却不降反增。数据显示,华住第四季度酒店运营成本为人民币17.374亿元,较上一季度的人民币16.578亿元增长4.8%。 5月30日,北京丽晶酒店推出冬日主题餐饮新品华住CEO季琦在H连锁酒店发布会上表示,中国酒店行业已从早期追逐增量市场,进入到深挖存量市场价值空间的新阶段。 据公开报道,进驻中国不到2年时间的OYO,通过整合单体酒店的市场下沉战略,在15个月便获得50万间房,拥有酒店超过1000万家。“OYO模式”的迅速发展,让华住在感受到危机的同时也看到了商机。 华住在酒店上一系列的打法似乎过于急切,无论是推出的“一宿”,还是打造的H酒店都没有太多优势,且与华住自身的酒店加盟业务形成对冲。 但这一战争还未正式打响,就先遭受到了内部的质疑。有汉庭酒店业主反映,自己受到了极不公平的待遇。同为华住加盟商,与H连锁酒店相比,自己不但没有补贴,还要交纳大额加盟费。 为了寻找新的赢利点,华住将目光瞄向了市场下沉。并在2019年伊始就动作不断。 值得一提的是,很多中小单体酒店中大部分已经OTA捆绑。在当下互联网红利期已过的大背景下,华住的“一宿”只能从OTA上抢流量。但这并不容易,一是华住没有互联网运营的经验。二是相比OTA平台自身吃喝玩乐住闭环生态的完善,一宿的模式较为单一。

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
联系我们

400-28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极速赛车彩票小技巧